今天來寫一下中途的感想,我已經把顏色染了一大半,希望能努力在一月前把圍巾交出去。感覺意外的花時間,還在等待的大家請再稍等一陣子。我知道有鄉親希望在某個間點前拿到,就像我之前說的,我盡量趕,不過製程上真的有不可避免的時間長度。

染色時間會這麼久,除了量大,也因為染色途中出現了很多意外的結果,後面會稍微提到。因為這樣所以我在想,也許這次完成交貨之後我會再多花點時間把染色的意外好好研究一下。這意味著,會有一陣子持續產出各種顏色的圍巾,所以至少在某個期間內植物手染圍巾會變成類似常態商品的存在;材質也會從棉、棉麻,進階到絲質。當然一直作圍巾可能會有點太多了,所以我還在想要做些其他的什麼。不過可以放心的是我對於紮染、夾染那些常見的幾何圖形興趣不大,所以大多應該還是以素色百搭為主,要是興趣來了也許各位可能會看到老闆手繪的蠟染作品也不一定。

 

植物染比起化學染料來說非常的不穩定,可是我還是想要慢慢摸索出植物性染料的各種可 能性。這個起源大概是因為我以前跳舞的時候有條舞裙,25碼的艷紅色大圓裙,穿在身上跳完舞,腰上全部都是紅色的染料。那時候稍微知道植物染的材料比例, 雖然這件圓裙號稱是印度純手工染色,但是一件大圓裙有1公斤重,就算按照50%的染料比例來算,一件大圓裙至少要用掉500g的紅色草木,還不包括損耗。 按照成本計算,根本不可能是植物性染料,那麼這就是一條化學染料的大圓裙。染料殘留這麼多可以留在皮膚上,只好拿去清洗,那時候我不停沖洗半個小時水都還是鮮紅色的,怎麼想都覺得這個殘留量實在太恐怖。不管是植物染或者化學染料,染色的過程中不會是加了10G的染料就會10G都被布料吃進去,必定在染劑中還會有剩餘的色素、在纖維中也會有多餘的部分需要沖洗掉。像我那條舞裙這麼多的殘餘量,不知道當初染色時是放了多重的染料比例,想來對環境的污染也是很嚴重。

 

這次植物染我特別都用古籍上面記載的方法來製作相關的材料,水是特別選過的適合染色的水、染材當然也都是植物(有些甚至是平常沒有人要的廢料)、媒染劑(也就是幫助發色或定色的材料)也都是用對環境傷害最少的方法自己製作、熬煮染材的是木炭、燒出來的灰又被拿去泡水作鹼性媒染劑和精練劑,甚至每樣染材用到最後都會被我燒掉又拿去做媒染劑、最後連廢水都被我拿去沖馬桶了(是的~這兩個月嗚啦森林幾乎沒有按過馬桶沖水鈕,而且馬桶裡時常有紫色還是紅色或者咖啡色的液體)。某種程度上是比較費工,也許是自我感覺良好,總覺得這麼美麗的顏色又不傷害環境感覺真的很不錯。

 

 _MG_8820  

 

植物染好玩的地方是,隨著植物的產地、採收季節、每年氣候不同、保存的方法不一樣、材料的新鮮度,內含的色素都有可能受到影響,讓顏色有些許差異。另外染製的過程中布料的材質不同、使用的媒染劑不同、使用媒染劑的時間不同、媒染劑和染料的濃度不同、酸鹼值的不同,這些因素都會影響染出來的結果,甚至所有條件都一樣但是不同一鍋染出來的布料還是有可能出現微妙的色差。這些特色和嗚啦森林希望每件商品都獨一無二的想法很合,所以儘管這次染出這麼多條圍巾,細節上每一條都還是不一樣的。雖然一樣是粉紅色,這一條和另外一條一定有一點點差距。

珞雨谷的女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